Ray

我们想要的太多,想要的快乐太多,从不想接受痛苦,这是不对的。

在远方的阿伦:

纳木错经幡怪 | 单人自驾游中国(叁拾)

太阳快下山了,天空飘来了雨云,我想尼玛今天是不是要跟星空银河说再见了,于是赶紧下山从车里扛出了三脚架,这再上山时,我这一口气就爬不上来了,实在太喘,脑袋又开始缺氧了。

再上山时太急了,厚大衣也忘带,保温水壶也忘带,太阳下山的一瞬间,一股冰冷刺骨的寒风突然扑过来,冻得我像土拨鼠一样赶紧往经幡里面钻,后来的深夜时分,我实在扛不住了,就蹲在那里流着鼻涕,捡地上的经幡给缠在身上,然后双手再刨来一坨抱在怀里,相互依偎着,等啊,等星星最亮的时候......


后来有一男一女不知道去干了些什么羞羞的事,猥猥琐琐地打着手电经过不说话,妹纸估计憋不住了摸索着想进来往我身上解个手什么的,我那时冻得耳朵四肢早就麻木了,所以待她一脚踩到我身上的经幡绳索时,我才发现屁股后面有人过来,然后我慢慢站起身,转过头去,就在这弹指一瞬间,看到那么大一坨花花绿绿的经幡在逐渐膨胀,我顿时就成了妹纸眼里的经幡怪


啊~~~有怪物!妹纸叫唤着连滚带爬地向她男友奔过去。

谁!!!

拿手电的男子喘着粗气,见此情景心里也急,下意识里拿着手电往我这边照,结果却照得妹子睁不开眼,一脚绊住经幡的绳索,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,估计真的是被吓尿了,因为我菊花都被她突然发出的尖叫不自觉的紧了一紧,男子立即伸手去扶,连忙把妹纸往他那边拽。


见此情景我也是哭笑不得,把头上的经幡赶紧往下拨了拨,很智障的回了一句,是我!

还好......男子并没有同样智障地问你是谁,不然我肯定会条件反射般地回一句,i'm LiLei,i'm fine thank u,and u?


妹纸又惊又怕气得直跺脚,站都站不稳,哎呀....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是个妖怪...我确定她当时是被我吓哭了。


但凡是个正常男人,臂前有软妹入怀,那雄性荷尔蒙多少都会激起一些保护欲,此时那男子左手揽着软妹,右手拿着手电往我身上一照:你想要干什么!

我当时也是有点怒了,本来最烦的就是遇到对向车道里有司机开远光灯,何况你还拿个强光手电直接来射我眼睛?我立马就掏出手电,也往他脸上照,我特么好好待在这里拍星星呢,你说我想干什么?说罢我往旁边的三脚架和相机指了指。


你藏在经幡里干嘛?

我冻呀!这温度你们不觉得冻吗?


男子慢慢移开手电,嘴角一翘,猥琐地斜眼看了看妹纸,妹纸皱着眉头抿着嘴,用手掐了一下他的大腿,似有些不好意思.....好了,好了,够了,我承受不了了,这猥琐的画面,玷污了我单纯幼小的心灵,因为看到这儿我基本就懂了....在这个圣洁的地方,前面是纳木错,对面是雪山,尼玛也真是城会玩儿。


我关掉了手电,反正这也只是个误会,海拔5000,你们继续吧,一会儿你男的高反滚下去了,我反正是不会来救他的。

单纯执着的我就这样继续披着经幡,在山顶上和冰冷的大风搏斗了4个小时,到了夜里将近11点时,气温快降至冰点,风越来越大,几次将三脚架吹翻在地......

我解开了身上的经幡,跑到边上捡来石头把三脚架磊好,再把相机包挂在脚架的挂钩上,往里面装了块大石头,但是依然无济于事,拍出的照片全部都是糊的。

虽然嘴上总在说,我那个nex7 18-55 3.5光圈的套镜够我用了,但是一到夜里,确实无能为力。

不知不觉中,蓝色的夜空开始出现一颗颗的钻石,它们闪烁着光芒,交相辉映,逐渐拉开了宇宙苍穹这个热闹大趴的帷幕。我站在纳木错扎西半岛的山顶上,抬头仰视着这些似有生命的种子,心里的憧憬,就像是在等待一场空前绝伦的盛大演出一样。


这个舞台之大,大得从四面八方笼罩着你,绑架了你所有的感官和情感,剔掉了你所有的抱怨和不满,如果你能仰面躺下,看看这浩瀚的宇宙和星空,不到一分钟,你就会掉进这深邃的夜空里,并久久不能自拔。


就我一个人站在着山顶上苦苦冻着,我缠着经幡瑟瑟发抖,风吹得我头晕脑胀,但是还是不愿意轻易放弃,继续等待着巨大的银河从念青唐古拉山脉冉冉升起。

直到......


西南边的云越聚越多,直到东面的雷声越来越近......

轰地一声,下雨了。

我一边骂着,一边收拾着相机脚架,急忙往山下奔去,中途还掉了一块电池......我打开手电往回走,找了半天也没找到,冻僵的手指和湿漉漉的羽绒服提醒着我,一切世事,还要看机缘。


微信公众号:another-sight

微博:在远方的阿伦

 


热度(117)

  1. Ray在远方的阿伦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青锋在远方的阿伦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Keer在远方的阿伦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