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y

我们想要的太多,想要的快乐太多,从不想接受痛苦,这是不对的。

小东回来了,应该是他家人把他接回来过春节。
白白瘦瘦的,穿着大一圈的衣服,走路还是急匆匆的,从门外一癫而过,没有看到他的正脸,记忆中他的眼神没有焦点。
对他是无意识,对他的家庭是不幸,对外人是谈资。
世事如此,做到脱俗很难。世界没变,变的是心,物是人非。
相亲,我爸折磨着我,我能理解他,他不能理解别人。
看不清事情的本质是我一大特点。
允许自己的情绪变化,要静下心来想想内心。
拖延,自己也很焦虑,就是迈不开步子,还影响心情。
没什么大不了的,本来也没有预期。
村里主干道上立起了“禁止违建”的牌子,年后拆迁的消息传的有模有样。拆也好,不拆也罢。

明天除夕

热度(2)